電子政務的效益問題、激勵機制的問題等一直是所有國家政府機構都非常關注和需要解決的問題,中國電子政務建設自然也繞不開這些問題。

  不久前,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貫徹落實《國家信息化領導小組關于我國電子政務建設指導意見》的通知再次引起了大家的關注。

  這份于2002年8月頒發的文件通知在今天看來仍然極具指導意義,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國電子政務的腳步顯得蹣跚。

  帶著電子政務的若干疑問,本刊走訪了國家信息中心副主任、中國信息協會電子政務專業委員會理事長胡小明。

  胡小明早先給人的印象是嚴肅的,使人覺得搞電子政務的人就該是這樣的。2003年信息化應用大會的時候,記者看到了胡小明的另一面。一位初涉電子政務的女孩見到了胡小明,看到他一臉的嚴肅,于是說:“胡主任,您為什么不笑???”這使胡小明忍禁不住,“噗”的一聲笑了起來。是的!電子政務雖然是比較嚴肅的問題,但我們從來沒有,也不應該“憔悴”面對。

  電子政務“初級階段”的提法沒錯

  胡小明認為,電子政務現在仍是“初級階段”這個提法沒有什么錯。他說,因為我們現在對電子政務的很多方面都缺乏了解。電子政務還處在一個摸索的階段,對電子政務如何產生效益等方面并沒有很好的經驗。到現在為止,我們對電子政務的規律和如何實施的理解還差得很多。

  針對有人認為,我國電子政務開始于1994年,經歷了十年的發展,不能說是“初級階段”的觀點,胡小明指出:不能說電子政務是從1994年開始的。他說,雖然有很多說法,比如我們可以把政府開始搞信息化時就說成是搞電子政務,但實際上并不是這樣的?!半娮诱铡边@個詞的出現是在互聯網之后,不能望文生義,只要是政府搞信息化就把他說成是電子政務。如果這樣認為,政府裝一臺計算機就說成是搞電子政務,那國家信息中心用計算機做報表是在1974年,還有人口普查很早就是用計算機做的,顯然不能說在那個時候就開始了電子政務。他認為,也不能把OA也算成電子政務,把OA算成是電子政務是概念的錯誤。他說:“通常我們認為電子政務就是在這幾年才開始的?!?/p>

  他認為,電子政務是用互聯網技術來改造政府與公眾的關系的,是提高政府工作效率,改善對公眾的服務。電子政務離不開互聯網技術,沒有互聯網就不能說有電子政務。他還指出,我們現在很多是改善政府自身的工作效率,沒有與公眾聯系得更緊密,這與國際上通行的電子政務的概念是有很大差別的?;诖?,他覺得我們現在在電子政務方面還只是“入門階段”,不能說已經成熟?!斑€是不要自說自話的好!”胡小明這樣說。

  胡小明認為,我國“初級階段”的電子政務最重要的是解決了普及計算機和互聯網的知識問題,互聯網的應用技術在政府中有相當程度的推廣,大家對計算機和互聯網的知識和技術都有一定程度的了解。第二是大家都清楚了什么是網站,對政府網站有了了解。另外也摸索了一些具體的業務,可以通過計算機提高效率,有了一些改進的經驗。他說,從這些方面來看,我們還是取得了一些成果的。而且還做了不少具體項目,很多部委和機關都有了自己的網絡,普及了計算機和互聯網的知識,一些應用也取得了一些成效。

  政府網站是否招商要看政府職能

  有關“政府網站是否應該做招商服務”胡小明沒有馬上回答。他說,回答這個問題要從政府的職能來考慮。政府的職能主要還是為社會提供一個安定、可靠和穩定的環境,保障市場的秩序,促進經濟的發展。提供的是一種對公眾的社會服務。但我國政府是從計劃經濟過渡來的,過去承擔了非常多的經濟責任,現在正在逐步退出,具體的操作比如招商引資確實不應該由政府來做。但是很多政府機構的業務中有招商的職能,屬于它的業務的范圍。所以我們有時很難判斷哪個是政府該做的、哪個是不該做的,這應該是由各地政府自身進行選擇。

  胡小明認為,總的方向應當是從政府的職能改變著手,怎樣把管理型政府轉變成服務管理型政府,從政府的機制轉變來決定做什么事情,這樣才比較有效。他舉例,比如我國頒布的《行政許可法》,就是從這些方面去推進的,結合《行政許可法》的貫徹實施來調整政府的職能,這個是比較正確的方向。同時,推行電子政務過程中什么該做,什么不該做,現在暫不需要劃一個界線?!拔艺J為只要是對社會有好處,都是一個成績?!?胡小明贊同了電子政務中的靈活性。

  “整合統一平臺”是比較現實的說法

  對于“整合統一平臺”的提法,胡小明認為是比較現實的說法。

  他說,“統一平臺”當然做起來比較好、比較方便,但“統一平臺”的建立速度過慢。過去已經有了平臺有了特定環節的已經存在的東西只能去整合。如果整個發展都按照統一的計劃,按照一個“圖紙”來做,當然會好一點,但在實際發展中,這樣的辦法實際上是不可行的?,F實中有快有慢,快的是因為他們的條件比較好、需求比較快。這些各種各樣的平臺的出現是現實,對現實我們不能去消滅它,只能更好地把它聯通起來、整合起來,就好像城市的建設一樣,我們不可能按照圖紙的規劃一成不變地去做,有的地方已經建起樓房了,不可能還按規劃進行。所以,電子政務在很多時候都是自然發展的,承認自然發展的現實性,同時通過平臺的整合提高統一的效率,這種做法是尊重現實的做法,也只有這樣才能更有效益。他分析,有人說“強調‘統一平臺’可能會造成浪費”,有時確實是這樣,但有時也不是這樣,“統一平臺”有利有弊,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對待,而“整合統一平臺”的說法對具體問題的處理增加了更大的彈性。

  電子政務的效益與推行的機制有關

  目前,以胡小明為首的課題研究小組正在研究電子政務發展機制的問題。他介紹說,電子政務中的很多問題不能采用“一刀切”和硬性規定的方式來解決,信息化的過程是自然而然發展的,不能拔苗助長,所以我們要研究到底電子政務為什么有效益、什么情況下沒有效益、為什么在以前做的過程中很多情況下效益不好。這樣,就要考慮投資機制對這些有什么影響,政府出錢該如何實施監督。還有諸如干部機制的問題,我們的干部任期制度只有3-4年,但是一個電子政務的項目需要長期來做,一個短期的干部任期制度怎么能夠勝任一個長期的電子政務業務?這樣可能容易產生短期行為,容易產生“一個領導、一個項目”,前任領導沒做完,接下來的領導就不再做了,有可能開新的項目,就產生了項目繼承性的問題。

  類似的問題還有很多,這些表明:電子政務的效益好不好,跟我們推行電子政務的機制有關。因此我們就需要同時改革政府的機制,把改善政府職能與電子政務結合起來做,才能夠更深刻地解決問題。他舉例,比如大家強調電子政務“為公眾服務”,但現在很多地方電子政務經常對“為公眾服務”看得較輕,為什么?因為有很多公眾服務本身并不直接帶來利潤。在這種情況下該如何推動電子政務的發展呢?國外可能有一個社會的監督機制,在中國如何重視這個問題,使電子政務能夠長久地發展起來,這也是需要研究的課題。

  “外包”是“激勵”的一種方式

  胡小明認為,電子政務激勵機制的問題也是一個很重要的方面。

  他說,電子政務是一個長期業務,也需要有長期的改進。當缺少足夠激勵的時候,可能會缺少積極性,不再進行改進。對此我們該怎么辦?怎樣為業務的改進創造一種機制?這里有很多地方值得研究。

  他分析,企業的激勵經常是通過利潤來實現的,當企業的服務有差距的時候,就會引起利潤的減少。而政府做事情的時候,有時就缺少這種有效的激勵機制,激勵機制就會顯得不足。在這種情況下,如何防止不利因素?需要我們在下一步工作中如何來形成一個激勵反饋,刺激實施者做好工作。

  胡小明指出,電子政務的有些事情可以采用“外包”的方式,通過政府與企業的合作來做。因為這可以顯示績效,而明確地顯示績效也會產生激勵的作用?!叭绻豁棙I務可以外包出去,政府不需要做,那么政府就應該精簡人員?!?胡小明說,通常政府做事情的時候成本是較高的,企業做這個事情可以進行選擇、用市場化的方式來做,一般可以降低成本。他強調:“如果一件事情可以通過外包的方式降低成本,使政府精簡機構、讓政府公務員做其他更有價值的事情,果真如此,那一定要做才對!”而政府應該做的很多事情是用商業辦法不好做,從長遠看非常有利但效益暫時看不清的事情。

  “如果某個機構采用外包;就沒活干的時候,則那個機構就是最先該撤銷的部門?!?胡小明的一番話,讓我們對我國電子政務最終的成功充滿了信心,因為他本人也是國家電子政務大軍中的一員,但他考慮問題的方式并不局限于自身。

責任編輯:admin